网暴雪莉的那群人没有悔意:“受不了恶评,那就不要做艺人”

时间:2019-11-19 16:03:39阅读:1846
韩国艺人雪莉走到自杀,与之前受到网络恶评不无关系。 她离开人世已经一个月了,那些恶评者会有悔意和反思吗? SBS电视台最新采访告诉我们:几乎没有。 ​ 艺人雪莉 这个节目叫《想知道真相》,采访了曾在网
网暴雪莉的那群人没有悔意:“受不了恶评,那就不要做艺人”
网暴雪莉的那群人没有悔意:“受不了恶评,那就不要做艺人”
1/19

韩国艺人雪莉走到自杀,与之前受到网络恶评不无关系。


她离开人世已经一个月了,那些恶评者会有悔意和反思吗?


SBS电视台最新采访告诉我们:几乎没有。




艺人雪莉


这个节目叫《想知道真相》,采访了曾在网络上攻击过雪莉的网民。


有人面对证据仍然试图抵赖:“我真的发过这句话吗?完全想不起来了啊。”


SBS节目视频画面


还有些人至今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。在雪莉死后,也依然有充满恶意的评论层出不穷。


比如说她“曾是间谍的玩物”“她的死是为了掩盖财阀政治的丑闻”……


还有人冒充她的男友出来发言,等等。


有人说:“因为恶评就这么哼哼唧唧的话,那我觉得还是不要做艺人了比较好。”


SBS节目视频画面


对于节目组揪住他们的做法, 有人说:


“又不是昨天写的新闻,为什么归咎于我”;


“如果你们抓住失误不放,会让我的心情很不好……”


这样的声音并不陌生。


演员热依扎因为“穿吊带露胸”、“抑郁症”等话题遭遇网络暴力时,很多网民也表现出了类似的态度。


他们一面在辱骂热依扎时说:


“装xx的抑郁症,有本事学学雪莉”,“赶紧去死”。





一面又在被热依扎转发挂出评论后,“诉苦”道:


“她不停转发微博,让她庞大的粉丝团去网暴普通人。这样真的对吗?”


大V来欺负人了。网络暴力太可怕了,我想自杀了。”


“公众人物就是得承受这些批评。”


他们觉得自己无需为恶评承担责任,因为对方是明星,而自己是普通人。


谨以此歌献给所有键盘侠 祝他们早日爆炸!_腾讯视频


“键盘侠之歌”


网络上的暴民,生活里的老实人


在自杀以前,雪莉也曾抗争过。


她曾经起诉过一名攻击自己的人,结果发现,对方是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。


那人和雪莉年龄相同,有着“光明的前途”。


雪莉心软了,如果她继续起诉下去,这个年轻人的未来可能就完了。


雪莉最终放过了他。


雪莉在节目上说下次不会再手软了。


在匿名的网络上,很难通过言论猜出一个人的真实身份。那些鼓吹暴力、欺辱捉弄别人的家伙,在现实里可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。


在NHK的一部纪录片里,律师唐泽贵洋被称为“全世界遭受网络暴力第二严重的人”,仅次于贾斯汀·比伯。截至纪录片播出,他已经收到过超过100万次死亡威胁。


唐泽贵洋的卡通头像被P上“无能”、“变态”等字样,贴在他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上。


他因为帮助一位高中生应对网络暴力,而惹上麻烦。


为了诋毁唐泽贵洋,那些网暴者先是编造他莫须有的“黑历史”。


后来,当有偶像明星被刺伤后,网暴者发帖谎称:“我是唐泽贵洋的爸爸,犬子做出了这样的事,实在对不起……”。


还有人打着唐泽贵洋的旗号,做出一款电脑病毒,让不少人中了招……


唐泽一直猜测这个犯人“应该是一个长得很凶狠的人。”但当犯人落网时,出现在唐泽面前的却是一个年仅17岁、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少年。


电脑病毒制作者


在那以后,又有十几个曾经威胁过唐泽的人被警方陆续逮捕。


有人说,想向唐泽当面道歉。


到了约定的日子,一个看上去内向温和的人出现在唐泽面前。他一进门就先恭恭敬敬鞠了一躬,完全看不出是个会说出死亡威胁的人。


唐泽贵洋与施暴者见面。


他向唐泽解释自己的动机:


“唐泽先生在网上就像是一个动画角色。大家都玩得很开心,所以连带我也觉得做这些事情没什么关系。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犯罪。”


“在网上发布内容就能够得到他人回复,我感觉这很有意思。现实生活中我没有什么朋友,网络算是我唯一的容身之处。所以不知不觉就上瘾了。”


生活里没朋友,想要开开玩笑……这位网暴者的内心独白能代表不少人。


有时,就是因为想给自己创造一个网络上的身份,比如,为了表达对某个名人的忠诚,就会频繁去攻击他的竞争者们。这样的案例我们同样不陌生。


而想要中伤他人,又不愿意因此感到愧疚怎么办呢?那就在骂人的时候,多给他们加上“罪名”标签。


然后,在新人源源不断加入的过程中,这些“罪名”就成了很多人信奉的事实。


还有一类施暴者则是出于无知和自负。


他们把跟自己不一致的想法都看作错的。


他们在网暴他人时感受不到内疚,因为他们误以为自己在主持正义。


如何对付网络暴力者


在反击网暴者的名人里,热依扎是少有高调、直接的。


这个月初,她曾在15个小时里转发了240多条微博,把那些对她的咒骂曝光出来。


如今再看,原博大多都已被删除,他们一定感受到了压力。


其中既有道德被检视的压力,也少不了来自热依扎支持者们的压力。


热依扎将别人骂她的话P在自己的照片上,配文道:“人言可畏,晚安。”


可悲的是,如果网络暴力的受害者不做得像热依扎这么绝,她们就很难形成威慑。


今年宋慧乔和宋仲基离婚一事闹得沸沸扬扬,流言蜚语、“荡妇羞辱”都奔宋慧乔而来。她向警方举报了15个网络ID,结果其中13名迅速注销了账号,警方无法核实被举报人的身份,所以无法诉诸法律。





只需换个马甲,他们又能接着去伤害别人。





没有有效的惩治渠道,被害者们就只能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了。


有人利用报纸狗仔队的能力,挖出网霸者,让他因此丢掉工作;还有人选择了古老的“告诉你家长”。


这么做的是美国的一个地方议员,因为同性恋身份遭到网络羞辱,他在网暴者的账号里寻找线索,发现了他奶奶的电话号码,于是打了过去……


没过太久,那位“键盘侠”就打来电话,承认自己做了错事。


“听得出来,他情绪很不好,估计是被奶奶训了一顿。


选择“告家长”的布莱姆·辛姆斯


与网暴者的抗争并不总是大快人心,更多的时候是让人疲惫、愤怒,甚至是心碎。


女孩艾米因为长相甜美,6岁那年就被一家时尚品牌选中,成了广告模特,却也伴随着在网络上看她长大的人的嘲讽。


尤其是到她青春期发育的时候,她在社交媒体上发一张温馨的家庭合影,也会有人嘲笑她长残了,变胖了。


14岁那年,不堪其辱的艾米选择自杀。


艾米做模特时的照片


艾米死后,爸爸埃弗里特在推特上发了封公开信。他邀请那些骂过自己女儿的人,来参加艾米的葬礼:


如果有人认为这只是开玩笑,喜欢不断通过欺凌和骚扰他人而使自己获得优越感,请来看看这篇文章,来参加我们的仪式,来看看你到底毁了什么。


引来喷子的家庭合影,最右是艾米。


但是,仅有谴责与哀悼是不够的,受害者们需要更切实有效的举措,是法律、制度的保护。


他们需要在被霸凌时,不必再单枪匹马,像堂吉诃德一样去战斗。


如果遇到网络暴力,


你会怎么办?
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